未来,人们将在自己喜欢的地方办公【访谈】
您的位置:璜朝首页 >> ThinkThank智库 >> 文章内容

未来,人们将在自己喜欢的地方办公【访谈】

发布时间:2014-11-26

联合世界办公家具领航者HAWORTH(以下简称H),就现代办公环境和新型工作方式的未来趋势进行了一系列的深入报道。在如何将办公空间从传统的静态模式,转变为更加具有活力和模块化形式的问题上,H带来了许多富有先知卓见的答案。

访谈:未来,人们将在自己喜欢的地方办公

从2005年开始,设计师一直工作于公司位于美国密歇根州荷兰村的工业设计部。最近,他又被调往位于柏林的欧洲分部。在那里,他将利用三年时间,为欧洲H建立起概念性的发展方向,以前该品牌在欧洲的产品解决方案。这里他谈到了工作经历,谈起了他如何把对工作环境的设计方式,转变为一种技术上的进步,以及美国与欧洲在办公家具需求方面的主要差别。

haworth-nicolai-czumaj-bront-interview-设计邦-02
HAWORTH’s 休斯顿展厅中的办公家具。

最早的时候,是什么把你领到了学习工业设计的道路上来的?

当时我正在肯特州立大学(kent state university)从事哲学和心理学方面的学习。虽然它们非常有趣,但我更希望自己能够接触一些更加具有创意、更有实体形态和感觉的东西。

我母亲是一名平面设计师和美术师,她曾经提到说,如果有机会能够重新来过的话,她希望自己在学校里学的是工业设计。当我对这个专业有所了解之后,马上就发现这才是我真正想要学习的东西。对我来说,学习工业设计,代表着自己能够在学习和研究的道路上,把那些抽象的想法和概念,转化为能够改善我们实际生活和体验的有效解决方案。也许是因为我的确对心理学感兴趣,但那种把抽象变成理解,把语言变成绝对存在的想法,让我痴迷不已。

haworth-nicolai-czumaj-bront-interview-设计邦-03

HAWORTH纽约展厅中的办公椅。

你的设计原则和理念,是否来自于背景和教育经历中哪些独特的方面?

我母亲是一名美术师,同时也是一名平面设计师;父亲是一名工程师,我非常有幸能够从小成长在一种充满创意的环境里。我的祖父和外祖父,一位是木匠和模型制作大师,一位则在自己的农场上,建起了自己的房屋和全套的室内家具。如今我还保留着在我生日时他送我的一把凳子,上面还刻有我的名字。

在我的印象中,我的祖母和外祖母也总是在不停地做一些织织缝缝补补的活计。所以说,无论是我身边围绕的这些充满创意的亲人,还是他们手上的创意方式,对我都是再熟悉不过。除了特殊的家庭环境,我在哲学和心理学方面的学习,也对我后来设计原则和理念的形成产生过巨大影响。在学习过程中,我又对禅学和道教观点产生了兴趣,特别是它们对于心智觉知和平衡的观点,以及它们在日常生活和事物之中的体现方式,都对我产生了不少影响。

把这种兴趣和我在心理学方面的学习相互结合,就形成了我在设计理念上的基础。它更倾向于一种不定性的思想或风格,有着不受约束的流动性和发展性。

haworth-nicolai-czumaj-bront-interview-设计邦-04

设计的办公椅。

从10年前在HAWORTH开始工作以来,你在公司作为一名产品设计师的角色是如何不断发展和演变的?

我很庆幸自己在2005年刚刚加入公司时,就马上融入了公司的工作节奏。在我刚刚起步的嘶吼,从来没有一种自己不过是个初级设计师的感觉。

我接到的第一个工作,是一个叫“planes”的国际性桌类家具项目,第二个则是全球椅具系列家具“very”。在两个项目之中,我都在来自美国和欧洲的设计前辈的指导下进行工作。但在此之间,他们也希望我能在设计方向和视野上提出自己的想法。在创作了大量作品之后,我们在美国拥有了一家还算不错的小型工作室,这意味着我必须要承担起更多的责任,但同时也获得了很大的自由。当我工作了几年之后,公司希望我能把自己在学校里设计的储物作品“resonate” 制作出来。H希望能够让它加入到公司的系列产品中来。所以在早期阶段,我在许多不同类型的项目间跳来跳去,但最后,我还是把自己的重心放在了椅具产品上。

幸运的是,从我工作开始,几乎每年都有作品在NEOCON展示并被制作出来。对一名年轻的设计师来说,看到自己的作品变成现实,并被人们真正使用是一件无与伦比的事情。我学到的另一个重要的道理,则是自己要承担起更多的责任。因为我的作品不仅仅要面对几千几百人的品头论足,更要在世界范围内经受住考验。在过去的这些年里,我的角色已经演变为对分配下来的设计任务进行平衡与协调,并为品牌探索和开拓一种可能的未来概念——“tilt”椅凳和最近的 “harbor work lounge”就是证明这种结果的最好例证。

haworth-nicolai-czumaj-bront-interview-设计邦-05

在多大程度上,可以把这种变化看成是一种科技进步的结果?与此同时,办公家具的角色又产生了多少进步性的变化呢?

事情就像明摆着一样!当然,我们在办公环境中看到和感受到的改变往往都是科技进步的结果,这与科技对人们工作产生的影响道理相同。我们的工作方式、工作地点以及工作类型,在不同程度上都发生了一定的改变。

虽然我们可能会觉得,现在的科技会更加“正确”或者说更加 “适合”我们,但如果回顾一下,在那个“到处充满CRT显示器”和“大型科技”的年代里,它们也非常尽职尽责地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电池的续航能力终于能让我们把工作从办公桌前带到别处,而不是一直被“栓”在一个地方无法脱身。

科技为我们而生,但就像宠物一样,更需要我们做出正确的管理和运用。他们只是未来路上的一种临时性的举措,只是这一美好过程中,非常短暂的一部分。它们不会一开始就像现在一样,完全适合我们如今的想法与习惯。

作为一种结果,这种对于办公环境的改善相当不错,但如果在今天看来,我们过去在工作中对科技的运用方法,有许多都不太合适,或者不够符合人体工学。因此,我们想要在办公环境中寻找一种能够将科技隐藏起来的做法,让它变得更加舒适,更加符合人体工学,也更加具有易用性。而今天对于追求这种科技自由度的做法正在回归,它的重心,更多是在某种特定工作环境中的用户身上展开。

今天的我们,有机会能够真正地从单一的工作场所中解放出来,在不同的地点,不同的人面前展开工作,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分享我们的数据。科技依然陪伴在我们身边,并且需要我们的更多强调。它不再像过去那样,对我们意味着更多的负担。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今天在办公家具和环境中看到的进步和转变正变得越来越富有多样性和适应性,并有望在将来更加注重不同用户和任务的特殊性。

haworth-nicolai-czumaj-bront-interview-设计邦-06

最近,你从美国密歇根的工业设计室调到了位于德国柏林的的欧洲分部。并打算在那里创造出一种概念性的发展方向和新的产品解决方案。你认为在办公家具的需求方面,两大市场之最主要的差别是什么?

总的来讲,欧洲国家与其他国家之间在文化上的区别与多样性,要比你在美国南部和北部看到的差异大的多。这种多样性,在很大程度上创造出一种对于产品在外形、功能、性能甚至是颜色和装饰上的不同需求。当然,美国市场也有这种需求,但远不及欧洲市场这么大。

另一个很大的区别,就是欧洲市场总体上更具竞争性。你面对的,既有以全世界或欧洲市场为目标的大型企业,也有许多以本国市场为方向,在本地市场具有极大竞争力的强劲对手。

haworth-nicolai-czumaj-bront-interview-设计邦-07

你认为在过去这些年里,办公家具在人体工学方面有哪些比较特别的变化?

考虑到我们今天的工作方式,大家对于不得不长期在工作桌前的事实都有着很深的了解。因此,为大家创造一种“终极”的办公环境或姿势,一种能够让人在长期的工作时间里不会感到疲劳的环境和姿势,就变得非常有必要。这可能会通过一件或是一套办公家具得以实现。因为很明显,无论是长期坐着还是保持一种相同的姿势,对我们的身体都是不健康的。

如今,在人体工学科技发展和知识的不断增长下,办公设计仍然非常注重对于人体工学的极致追求。但除此之外,也把重心放到了可以调整和改变坐姿等功能之上。这种调整和改变不仅能够改善我们的身体健康,更能对我们的心智产生积极的影响。研究表明,许多姿势不仅有利于某种特定的工作,更对许多脑力工作方式和精神状态的调整大有裨益。

haworth-nicolai-czumaj-bront-interview-设计邦-08


“harbor work lounge”椅面及托盘俯视图

在你创作的这些产品里面,哪一件在新型工作方式的解决问题上最具前瞻性?

我觉得应该是“harbor work lounge”。它既是一种永不过时的符号,也是一封献给今天工作在办公室里的人们的“情书”,更是目前新型工作方式和办公风景的体现。

今天的我们,能够随心所欲的在任何一个自己喜欢的场所办公,无论室内还是室外。我们把各种各样的工具带到工作中加以使用,工作内容也会在每天不同的时间里发生改变。“harbor work lounge” 不仅仅是一把椅子,更是一种能够满足各种需求的混合空间——一种将工作与躺椅、个人与工具合二为一的混合空间。作为一种新型解决方案,这种空间能够适应多种不同类型的工作环境,以及从事不同类型工作的工作者。

haworth-nicolai-czumaj-bront-interview-设计邦-09

“harbor work lounge”组成部件

haworth-nicolai-czumaj-bront-interview-设计邦-10

“harbor work lounge”原型品

haworth-nicolai-czumaj-bront-interview-设计邦-11

“harbor work lounge”概念手形雏稿

haworth-nicolai-czumaj-bront-interview-设计邦-12
概念图

公共办公空间进化和演变,对作为设计师的你有何影响?

我个人对于设计的观点,总是围绕在对于环境的思考与协调产品和空间的平衡方面。我常常喜欢在设计一把椅子时,只把这把椅子放进脑子里面,而不是去考虑20或是50把这样的椅子跟其它家具摆在一起时会是个什么样子。

如果我们想创造一种富有思想性、效率性的有意义的产品和环境,就必须在今天公共办公空间的发展和演化上,时刻把这种整体全面的功能性因素加以考虑,甚至需要进一步加强。我将会继续保持对于组织文化概念的研究,在不断增长相关知识的同时,不断的继续向前发展。

haworth-nicolai-czumaj-bront-interview-设计邦-13
“tilt stool(斜凳)”

haworth-nicolai-czumaj-bront-interview-设计邦-14


“tilt stool”概念图

能不能给我们简单概括说明一下你工作时的日常习惯?

首先,由于近期职位和工作上的变动,我不得不总是飞来飞去。我基本上每周只有一半的时间待在柏林。其它时间,我大多在德国其它的公司机构或者法国与意大利之间来回穿梭。我已经有过在一天内连续去过3个国家,并且不知道开口时应该用哪种语言的经历,哈哈!所以对于我来说,每一天都是不同的。

我不喜欢对自己太过强迫,打乱自己平时的日常节奏。有时我会把所有精力集中在某一件事上,剩下的时间则比较随意。在日常习惯方面,我总是喜欢把时间用在工作上面,或者去尝试一些新的想法。可能是即将面临的新项目,或者只是根据自己喜好凭空的想象。我喜欢摄影,所以在旅行的路上,我总会把那些让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捕捉下来。最后一点,我总是在每天挑一个时候,只是静静地坐下来思考……这种习惯非常好。

haworth-nicolai-czumaj-bront-interview-设计邦-15
“resonate”搁架

haworth-nicolai-czumaj-bront-interview-设计邦-16
“resonate”概念图

haworth-nicolai-czumaj-bront-interview-设计邦-17

“resonate”搁架是czumaj-bront学生时代的作品。

haworth-nicolai-czumaj-bront-interview-设计邦-18

“resonate”情绪板

 

haworth-nicolai-czumaj-bront-interview-设计邦-19

在你看来,办公环境和空间的未来应该是什么样子?


我认为随着更多科技的融入,办公空间和环境的多样化会变得越来越明显。在能够创造更多个性化和多样化工具及方法的运用下,科技让我们的交流变得更加证实,这一点也将会越来越重要。


人们将再也不会像过去那样,每天都去往固定的场所进行工作。因此,无论是对于上班的人,还是所有生活在城市和社区里的人们来说,能够提供更加灵活和多样性的公共环境将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我们正逐渐变得能够在任何自己喜欢的地方工作,而不必把自己“约束”在某个地方。就像科技正朝着人们希望的方向发展一样,工作亦是如此。

生态评论